如何學習高中國文(一)

卓翠鑾 老師

前言:

 

  如果文學創作是文人生命與智慧的結晶,那麼文學作品的閱讀,就是一場生命與智慧的探索之旅。然而,要進行如是的探索,就一個高中生而言,至少要具備三項能力:其一是語文能力;其二是文學能力;其三則是文化能力。所謂語文能力,指的是文字語言的辨識與應用能力,包括文字形、音、義以及成詞語的正確認識與應用等;所謂的文學能力,包含著文學作品的閱讀理解、分析統整、品味鑑賞等;至於文化能力,指的是對於文學作品所從出的文化語境的了解與掌握,包含對於歷史文化、哲學(學術)思想的知解與體悟。這三項能力的有無,不僅攸關一個高中生文學涵養的深廣度,更是因應「一綱多本」的升學取向必備的功夫。至於要如何培養這三項能力,茲於下文分別說明。

 

語文能力--作品解讀的通關之鑰

 

  一篇作品是由字、詞、句、段組構成篇,文字、詞彙可以說是作品的基本單位。因此,準確地辨析文字的形音義以及成詞語的意義,將是能否正確解讀作品意涵的重要關鍵。例如:<桃花源記>中,村人見漁夫「便要還家,設酒、殺雞、作食……」句中的「要」是「邀」的同音借字,不能讀成「不要」的「要」,同一個字,音讀不同,意義就不一樣,這是中國文字的一大特性。如果音讀錯誤,就無法正確地掌握文義了。其實,這個「要」字是一個象形字,它是「腰」的本字,只是因為文字假借的關係,就再加個肉字篇旁成為「腰」,來表達其本字本義。像《禮記˙檀公選》中有「全要領,以從先大夫於九京也。」,句中「要」是用「腰」的本字,「領」是脖子,所以「全要領」就有免被腰斬、殺頭而得以「保全性命」之意。類似這種文字形音義的辨識能力是語文學習的基本功夫。

  至於要如何增進語文能力?則有下列幾點建議:(一)勤查工具書:所謂的工具書,指的是字典、辭典、成語典或網路資源等。平常在閱讀的過程中,若遇到生難詞語就要動手查工具書。如此既可立即解決疑難,又能增加對該字詞深刻認識,進而加深印象,可以永誌不忘。(二)廣泛閱讀:有人說:「多讀書是學習語文的重要方法。閱讀沒有一定的數量,就不會有一定的質量。」廣泛閱讀,既可擴大自己的讀書領域,也可以拓展自己的人生視野。甚且,閱讀可以累積文字詞彙的數量。擁有多量的文字詞彙,可以減少閱讀的障礙,並且有助於作文能力的提升。(三)勤於寫作:文字不僅要知道它的意義,還需懂得它該如何應用。將新認識的文字、詞彙運用在自己的寫作(作文或造句)當中,比去死記死背要來得好,因為會用一個詞彙,代表對於該詞彙有相當的理解,如此不僅可以讓自己擁有精準掌握文辭意義以及確定語用的能力,駕馭文字的功力也會增強。

 

文學能力--作品情思的領悟之方

 

  文學創作乃以語言文字為媒介,來表達作家個人的思想情感。一篇作品最動人的地方,不只是文字而已,還有作家個人的思想與情感。文字之美,令人激賞;情思深刻,則令人感動。一篇既有文字美又有深刻情思的文學作品,往往令人百讀不厭,終身難忘。大抵而言,高中國文所選的文章,不論古今,多半出於名家之手,也多半是經典之作。既是經典,就值得作深度的閱讀。所謂深度的閱讀,乃指在字詞的解釋、翻譯之外,深入發掘作品的文字之美、情思之美。美雖然是一種很主觀的感受,但是感受了美,就會有所感動。感動過的作品,不須死記,就能永駐於心。至於要如何去感受作家的感受,也有以下的方法:

  (一)整體理解:所謂「整體理解」,是不僅「知其然」還要「知其所以然」。例如:王安石的一首詩叫<泊船瓜州>,其中有一組名句是「春風又綠江南岸,明月何時照我還。」同學們多半只記著詩中的「綠」用得好,對整首詩而言有畫龍點睛之妙。至於妙在哪裡?就必須深究了。當王安石寫春風一句時,在用「綠」字之前,他曾想要用「到」、「過」等字,後來幾經推敲的結果,他決定用「綠」字。「春風又『到』江南岸」、「春風又『過』江南岸」是很平實的句子,他只告訴了我們「春到江南」的事實。而改用了「綠」之後,「綠」是一個富有顏色的形象字眼,賦予我們對於詩文情境的想像可能,在詩中它動詞化了,也因此我們清楚地感受到春風「染綠」了江南的景象,試想春風以她的巧手將江南染綠,而這一片綠意盎然的江南,對於作者該有多強烈的誘惑力呀。但是從「明月何時照我還」的句子,我們知道美麗的江南帶給作者的不是喜悅而是感傷。因為作者再次受到朝廷徵召,在進退之間頗多猶豫。因此,凸出「春風又『綠』江南岸」的美,就成為王安石欲歸不得歸的悲情最強力的反襯,這就是王安石為什麼要用「綠」,而不用「過」、「到」等字的原因了。像這樣一首詩的關鍵字詞不是背下來就好,而是要放在整首詩的脈絡來理解,才能明白所謂「關鍵」的意義了。

  (二)分析比較:分析比較的閱讀方式是強化理解的重要方法。所謂的分析比較,可以是單篇文章表現技巧的比較,也可以是不同文類間主題思想、創作手法、表現形式、文字技巧、語言風格等的比較。

  首先談單篇文章表現技巧的比較:以范仲淹的名篇<岳陽樓記>為例,要了解這一名篇的經典價值,除了體會范仲淹「先天下之憂而憂;後天下之樂而樂」的淑世胸懷之外,文中有兩段分別寫「雨悲」和「晴喜」的文字,仔細分析比較這兩段文字,會發現作者善於經營文字形象來帶出悲喜的情感。從中亦可明白文字形象與情感表達之間的關係。例如:從「雨悲」一段,「霪雨霏霏」、「陰風怒號」、「濁浪排空」、「日星隱耀」……等意象,可以讀出一個陰瘖愁慘的景象,這與遷客騷人「憂讒畏譏」的心境不謀而合。反之,「晴喜」一段,「春和景明」、「皓月千里」、「長煙一空」、「漁歌互答」……等意象,明朗清麗,讓人心境豁然廓開。這與「把酒臨風」「其喜洋洋」的心情相映成趣。兩段的行文方式相同,但是意象之經營有別,透過兩段文字意象的比較,除了可以具體掌握文中情境之外,文字的感受力增強,感受敏銳,文章的解讀會比較深刻。

  其次談不同文類的比較分析:所謂「文類」,除了古典與現代之分外,一般可分為韻文與非韻文兩大類。再細分的話,韻文部分則有詩、詞、曲、賦等;非韻文則有散文、駢文、小說等。不同文類的分析比較,可以更確切地掌握古今文學不同的表現形式。例如:中唐白居易有一首樂府詩<長恨歌>,現代詩人洛夫也有一首<長恨歌>,古今兩首詩都在書寫唐明皇與楊貴妃的愛情故事,但是表現的手法截然不同。前者屬於古典寫實,再輔以浪漫想像;後者則以一系列的象徵與暗示意象來呈現故事和人物。而且前者用順敘法;後者用倒敘法,敘事方式有明顯的不同。古今詩最大的不同就在於書寫的形式。例如:白居易的詩寫「從此君王不早朝」,洛夫寫「他開始在床上讀報、吃早餐、看梳頭、批閱奏章

蓋章

蓋章

蓋章

蓋章

本段詩句,洛夫的詩將不早朝的君王形象具體化,「在床上……蓋章/蓋章/蓋章/蓋章」,聯章式的書寫形式,也別具諷刺意味。

  此外,白居易將貴妃死後安置在「仙境」;洛夫則暗示貴妃最後的歸宿是陰間。洛夫讓楊貴妃從「牆上走來」,而她「隱在樹葉中的臉/比夕陽更絕望」。這兩首同題但不同體的<長恨歌>經過比較之後,除了可以掌握書寫情態的差異之外,也能領略其中的文學趣味。

  再者,現代詩人余光中有一首詩叫<鄉愁四韻>,學者作家陳芳明有一篇散文叫<深夜的嘉南平原>,前者書寫大陸來台讀書人的「大中國鄉愁」;後者書寫一位被迫流亡的知識份子的「台灣鄉愁」,一詩一文,鄉愁的情態各異。經過比較之後,除了詩與散文的形式差異之外,也可見作家境遇、背景不同,也會影響作品主題意識的形成。

  總之,不論同題、同類與否,任何文章都可就作品與作品之間、作家之間或文藝領域之間,這個三角度來比較。分析比較的方法是要讓自己的閱讀更寬廣、更靈活、也更深刻。

  (三)統整歸納:統整歸納也是一種思想方法。其目的是要形成一個知識體系,方便理解和記憶。統整歸納的內容,可以「文學主題」為主,像閨怨、離愁、懷鄉、仕隱等。也可以「文學體裁」為主。例如:高中國文有很多以「記」名篇的作品,像<岳陽樓記>、<黃州快哉亭記>、<墨池記>、<黃州快哉亭記>、<醉翁亭記>……等。這類文章在古典文學的歸類是屬於雜記類的「臺閣名勝記」。這些記體文章的創作背景、主題思想、表現手法、文章風格有異有同,詳加比較之後,並加以統整,如此一來,對於「台閣名勝記」這類的文章,慣常融敘事、寫景、抒情、議論於一爐的寫作特色,即可清楚地掌握。進而模仿其寫作方式,作文技巧必能增強。

  除文章的統整歸納之外,不同文學流派的作家作品也可以統整。例如:唐宋八大家的遊記、政論文等各有千秋,值得統整;又如桐城古文為文義法有別,可以詳加歸納;公安小品取境殊異,也可以整合。將同派文學作品歸納整合之後,比較容易清楚掌握該文學流派的創作理念及文學風格。

  (四)品味鑑賞: 鑑賞是一門藝術。閱讀之所以可以讓作者感動,鑑賞是不二法門。一篇作品的鑑賞,可以從文字層、形式層、意義層三個角度切入:

  (1)文字層的鑑賞,主要領略作品的文字、修辭之美。一篇佳作,作者對於文字的遣用都是千錘百鍊的,因此,文字之美往往有詩化、形象化的傾向。因此,辨識詩性、形象性語言和一般語言的不同,將是能否掌握文字之美的關鍵。例如:宋代有位秀才,因為不服歐陽修的詩名,想要找歐陽修賽詩。他走到河邊,看到一株枯樹,頓時詩興大發地吟道:「門前一古樹,兩股大ㄚ杈」後來,頭殼卡住了,下一句一直想不出來,忽然,聽到後邊有人替他續詩道:「春至苔為葉;冬來雪是花。」續詩者正是歐陽修。比較兩人的詩句,秀才的詩太寫實,沒有想像的餘味,也毫無詩味。歐陽修補的兩句詩,不僅對仗工整,且運用譬喻修辭技巧,將這首詩給救活了。古樹是不開花的,但是春天來時,枝幹上的苔綠也如新葉般地為枯樹換上新裝。冬天來臨,枝枒上堆滿了雪,這不就像「千樹萬樹梨花開」一樣,多麼美呀!這就是詩化的語言,也是形象化的語言,它的妙處是給讀者留下無窮的想像空間。

  又如范仲淹寫了一篇<嚴先生祠堂記>,文中原有一句子是「雲山蒼蒼,江水泱泱;先生之德,山高水長。」,他的朋友李泰伯讀過全文之後,就建議他將「先生之德」改為「先生之風」。後來,范仲淹就依朋友的建議,將原文改為「雲山蒼蒼,江水泱泱;先生之風,山高水長。」仔細比較兩個句子,只是「德」與「風」的改變,但是先生之「德」和雲山江水等意象不甚相容,措辭太直,顯有斧鑿之痕。反觀先生之「風」和雲山江水同屬自然意象,如是組合,以「風」來比德,詞意婉約,意境較為高遠。從上下文的脈絡看來,「先生之風」與「先生之德」,同樣都在讚頌嚴光的德行風操,卻有雅俗之別。

  此外,朱自清的<春>,有一個句子--「小草偷偷地從土裡鑽出來,嫩嫩的,綠綠的…」,請注意句中的「鑽」字,嚴格說來,小草從土裡「鑽」出來和從土裡「長」出來,都可以反映客觀事實。但是作者之所以用「鑽」字,應該是有原因的。如果從文章題旨和語境來考察,便會覺得「鑽」比「長」略勝一籌。因為,春天是生意盎然的季節,作者透過春光的描寫,勉勵人們應該珍惜春光、及時努力。而作者用「鑽」字來描寫初春小草破土而出,大有努力競長之勢,很能切合本文的題旨、語境,這或許就是作者用「鑽」不用「長」的真諦之所在了。

  再者妥貼的修辭,可以呈出文章情味雋永的意境。例如簡媜<秋夜敘述>一文,她將「雨夜」視為吞噬生命的「無限」巨獸:

 

整個黑夜遂恢復牠自己--一頭掙脫時間刻度與空間經緯、無限狂野的巨獸,自天空降下的雨絲只是牠頸間飄揚的豪毛吧。瑩瑩,我們從誕生跋涉到死亡,以為走得夠遠了,只不過在牠兩截脊骨之間繞行;使盡一生氣力屙一堆有血有淚的故事,以為夠悲壯了,也不過是牠搔癢時爪縫裡的塵垢。

 

  本段文字具有相當的形象性。在「雨夜獸」的前提下,空中飄落的雨絲只是它的「毫毛」;從搖籃到墳墓的生命歷程只是「兩截脊骨之間」;個人驚天動地的故事只是寂然無聲的「爪縫裡的塵垢」,整段文字完全籠罩設在一種淒寂的獨白氛圍裡。這是運用譬喻修辭的結果,讓文字的形象性增強,感染力也相對提升了。

  這類詩化、形象化的語言品賞多了,不僅可以讀出文章之藝術美,將如是的文字技巧運用在自己的寫作上,文采定會增色不少。

  (2)形式層的鑑賞:形式是一篇作品內容意義賴以生成的主要憑藉。散文形式的鑑賞,不論抒情文、記敘文、論說文等,必須透過它的文字、段落、層次、章法、結構分析加以掌握;小說則重在與情節安排有關的敘事結構鑑賞。對一般高中生而言,較難以深度鑑賞的,應該是現代詩的形式。現代詩的形式表現在它的分行、分段、字句的割裂、移換,這些除了形成詩歌的節奏、韻律之外,和思想情意的表達密切相關。例如:敻虹的<死>詩:

輕輕的拈起帽子

要走

許多話,只

說:

來世,我還要

結婚。

 

  這首詩雖然題目是「死」,但是沒有死亡的恐怖與悲悽,倒是可以讀出一對夫妻兩人面臨死別的戀戀深情。這首詩以「輕輕拈起帽子」要出門的意象,來比況將要死的情狀,而臨死前,死者遺言不是在交代遺產後事,而是用僅存的一口氣說出「來世,我還要/和/你/結婚」一句話。作者將它斷成四行,用這樣的形式來模擬人之將死,彌留時候說話斷斷續續的樣子,那是多麼深刻的夫妻情愛,讓人在瀕死、氣若游絲的狀態下,還堅定的給彼此許下未來。「問世間情是何物?直教人生死相許。」短短的一首詩,情深幾許?學會文學作品的形式鑑賞,不僅可以讀出趣味,也可以讀出深度來。

  (3)意義美的鑑賞:文章的意義生成,決定於文章的主題思想。主題思想是作品的靈魂,也是底定其文學價值不可或缺的因素。作品的主題思想往往是作者生命經驗焠鍊而得,具有普世的效應,可以提供讀者立身行事的參考。例如:<岳陽樓記>,我們不僅讀出了范仲淹的胸襟,也從中得到一種激勵--平凡的我們,如何才能「以大我為我;以大愛為愛」來拓展自己的人生格局。又如蘇轍的<黃州快哉亭記>,「坦然不以物傷性」的主題,啟示我們唯有超越境遇的順逆,才能以順處逆,轉悲為喜。類似這些主題思想,既是前人生命智慧的結晶,更是我們行行人生閃亮的指引。

  再如朱自清的<匆匆>一文,文章通過形象性的描述,把時間匆匆流逝這種抽象的現象,表現得具體、可感:在洗手、吃飯、睡覺的時候,時間像長了腳似的,偷偷的、匆匆的溜走了,不留任何痕跡。這形象化的手法,體現出時間的流逝動感,令人徹悟、也令人驚心,文之主題不就是在啟示人們:必須及時把握時間,奮發有為,才不致於白來世界一遭嗎?

  (五)知人論世:高中國文所選的名家作品,除了它的藝術經典性之外,也多具備文學史的價值。因此,解讀一篇作品,不得不去探討作家所處的時代背景以及他的作品在文學史上的價值。時代背景是作品誕生的土壤,透過探究作家時代背景,可以認識相關的歷史文化以及傳統思想。例如:賴和小說<一桿稱仔>,這篇小說主要敘述日據時代台灣被殖民的無奈與悲哀。作者藉由小說主人翁秦得參悲憤激烈的反抗行動,帶出被殖民者「人不如畜」的悲劇命運。並且企圖藉由故事中人物的「覺悟」來超越悲劇命運,也以「覺悟」來抵抗統治者的不公不義,更以「覺悟下的犧牲」來確保生命的尊嚴。這篇現代小說,主題意識相當明顯,不僅有日據時代台灣人生活情況的描寫,還有台灣人堅忍民族性的刻繪,更深刻地反映了日據時代臺灣歷史文化的一個側面,如果不了解作品的時代背景,將無從確定這篇作品在台灣文學發展史上的經典地位。

  又如東晉陶淵明,住在潯陽柴桑,柴桑位於三江之口,自三國以來即是兵家必爭之地。誠如老子所言「師之所處,荊棘生焉;大軍之後,必有凶年。」一個戰爭頻仍的時代,一個飽受戰火蹂躪的家園,就變成作者反向形構桃花源世界的憑藉。一個構築於人間、自給自足的農業社會,竟會成為作者積極以求的精神家園,可見作者所處的時代環境是如何的不堪。所以桃源世界的出現,就不是作者消極的退避,或尋求慰藉,而是對當朝積極的批判了。

  另外,透過作家文學史地位的釐清,學習去掌握重要的文學流派,以及文學體裁的流變與發展。例如:李白的<長干行>是一首樂府詩,什麼是樂府詩?它的形成發展如何?放在整個詩史脈絡中,樂府詩有什麼重要性?都必須透徹明白。甚至李白在中國詩史上的地位成就亦須了解,身為盛唐的浪漫詩人,詩人重要的生平事蹟、出處態度、文學理念為何?詩風為何?也要多方收集資料,整合資料,深入探討,藉以充實基本的文學史知識,並培養自己基本的治學能力。

 

文化能力--思想涵養孕育之本

 

  高中國文的學習,不只是為了考試。更積極的目標應該是涵養情性、導正思想和變化氣質。所以就一個高中生而言,充實中國文化思想的基本知識、培養文化能力也很重要。所謂文化能力,基本上是指對於中國重要學術思想的形成、內涵、特質、影響、當代意義等,均能加以辨識、理解甚至批判的能力。大抵而言,中國文化思想有兩大體系:其一是儒家,其二是道家。這兩大思想體系,也開出了中國文人仕與隱的處世情態,對中國文人的身心安頓影響甚巨。

  春秋晚期,先後出現了老子與孔子。兩人同處於周朝封建制度崩潰、禮崩樂壞的時代,老子離開周國,冷靜觀察著紛擾人世,理性思辯著人生進退出處之道,進而開出了「守柔」、「謙下」、「無為」、「無爭」、「和光同塵」的人生哲學,給後代不苟合於世的讀書人提供了歸隱的正當性,更慰藉了歷代懷才不遇的苦命文人,教導他們超越人生順逆之道,也間接造就了中國貶謫文學的思想基型。

  至於孔子,面對同樣的世局,他選擇周遊列國,積極入世,以「知其不可而為之」的精神來實踐其淑世的抱負。孔子以「仁」的思想來統括其思想主張,而以「行仁」來樹立知識份子的道德典範;再以「己立立人,己達達人」激發了中國知識份子的時代使命感與責任感。孔子激勵了後代亟欲兼善天下的文人積極地投入官場,造就了一種奔競昂揚的傳統人文精神。

  其實,中國文化思想,除了儒家、道家之外,墨家、法家、甚至道教、佛教等對中國文化、文學都有很深遠影響。因此,掌握各家思想的內涵特質,除了可以明白中國的文化特色之外,研讀思想家的作品如《論語》或《孟子》,應進一步體察孔孟提出思想理論來關懷人世的深心,從中去體會、感受其思想內涵,並去蕪存菁地引為自己立身行事的參考,甚至對於不合時宜的思想學著去批判,以培養自己獨立思考的能力,這不但可以讓自己思想靈活,讓自己活得精采,也活得有深度。

  此外,釐清重要文化思想的流變,可以精確掌握與之相應的文學思潮,有助於深入理解作品內涵。例如:魏晉玄學是道家思想的深化,與魏晉文學、美學的發展密切相關。像陶淵明的桃花源世界和老子<小國寡民>的理想世界的設計幾乎是一致的,從中不難看出道家思想對魏晉文學的影響。

  總之,文化能力的養成,除了拓展高中國文的學習的深度、廣度之外,更有助於提升個人的思想深度與文化素養。

 

結語

 

  「知識無捷徑」,自然科學如此;人文科學亦然。現今高中國文的學習,已經迥異於「背多分」的型態,而是著重在上述之國文專業能力的培養。當然這些能力培養的途徑,仍是以課本閱讀為基礎。「在語文教學中,讀課文可以看作是由『講讀課』,通向『課外閱讀』這個廣闊天地的橋樑。」也就是說,從課本學習到閱讀知識和閱讀方法,就要反覆練習,養成良好習慣,形成「自讀」的熟練技巧。可見,由「聽老師讀講課文」到「自讀課文」,再到「課外閱讀」,這樣的步驟應該是培養國文專業能力的重樣途徑。專業能力的養成,也是「積學儲寶」的過程,絕非一蹴可幾。所以,唯有持之以恆的學習,累積真正實力,對於升學必然有所助益。再者,閱讀實力增強,閱讀天地將是無限寬廣。這不僅有利於人生視野的拓展,知識的源頭活水不斷,生命智慧必然圓滿。

 

 

 

勤練基本功,工夫不會鬆―――如何學習高中國文(二)

張瓈方 老師

 

如何學好國文,是很多同學心中的疑問,請記住一句話:「勤練基本功,工夫不會鬆」,每一個科目都有基本功要練,都有該科的學習要領,國文也是如此。以下,我們就來談談國文的基本功。

 

一、心態調整

    心態調整是練功第一步。許多人一開始總以為:「國文,每個字我都認得,有什麼難!考前隨便翻翻就可以了!」正是這種「每個字我都認得」、「考前隨便翻翻」的心態,才使你離國文越來越遠。因此,調整心態是首要之務,不只是國文,對於其他學科,也都要有「尊重知識」的態度,唯有如此,你才有機會走進學問的殿堂。

     

二、課本是基礎

  隨著大學入學方式多元、教科書版本開放,給了補習班鼓吹「光唸課本絕對不夠」的機會,受這種觀念影響,許多同學不把課本當一回事,猛讀許多比課外還課外的資料,其實這是本末倒置的做法。不要忘了,萬丈高樓平地起,若無課本的基礎,課外的一切都是空中樓閣!

()理解字義詞義句義

  每一篇課文都是範文,都有該文的學習重點,這是在讀書時要注意的。而一篇文章中生難字詞的解釋,是了解這篇文章的基本要素,因此,不要以「學測、指考又不會考解釋」來逃避背解釋,要知道你多記一個解釋就比別人多一分閱讀能力。

  其次,字詞了解後,要更進一步理解句義,自己可嘗試翻譯一遍,目前,各版本均附有白話譯本,同學不妨自行翻譯後再加以參照,即可明白自己了解多少。

()為什麼要默書

  每次月考,國文一定有默寫,許多同學總是哀號連連,問為什麼要默書?其實,默書是強迫同學要記下經典。好文章應該要全篇背誦,例如:諸葛亮〈出師表〉、陶淵明〈桃花源記〉、范仲淹〈岳陽樓記〉、蘇軾〈赤壁賦〉等,從現實角度看,你會對這些文章嫻熟,於考試是大利,寫作時能徵引文句,更可證三年未白讀;長遠來說,你遇到的困難挫折,和蘇軾遇到的困難挫折也許形式不同,但本質都是不如意,因此當你我不如意時,有了這些經過時間淬礪的文章相伴,是不會孤單徬徨的。

()統整與歸納

  讀過的文章累積夠多了,就得做統整歸納。例如:我們讀了許多登亭登樓登山的作品,不難歸納出「登高三部曲――登高望遠感懷」,更進一步,你可以發現有些文章三部俱全,像柳宗元〈始得西山宴遊記〉;或是只有「望遠感懷」,如崔灝〈黃鶴樓〉;或是只有「感懷」,如陳子昂〈登幽州臺歌〉,明白之後,將來再念到同屬登臨之類的文章也能綱舉目張,條理清楚了!

  

三、課外多閱讀

  除了課本的基礎外,我們也要多閱讀。語感是在大量閱讀之後,才逐漸培養出來的,因此,善用你手中的《古文觀止》、《唐詩三百首》、《宋詞三百首》,平日即可隨手翻閱,讀到好句子不妨抄錄背誦,這同時也是在累積你的學問深度。

    其次,閱讀古典小說也是必要的。每一冊總有一課古典小說選,同學可以要求自己在學期內讀選文的那本小說,例如課文選了〈林沖夜奔〉,那就找《水滸傳》來看;選了〈劉老老進大觀園〉,就找《紅樓夢》來看,如此一來,你更能明白整本小說的內容,六個學期累積下來,實力將大大進步!

同理,現代文學部分也可如法炮製,課本選了鄭愁予,就找《鄭愁予詩集》來看;選了楊牧,就找楊牧作品來讀,日積月累,不愁學問不飽!

 

說了這麼多,你更要明白一件事:讀書是為自己負責,不要光想依賴老師,老師能給你的只是一把鑰匙,接下來你要先問問自己:我課前預習過了嗎?我上課專心聽講嗎?我課後複習了嗎?如果你都沒做到,那麼請你先從這裡要求自己。